88彩票_88彩票官网

还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维多利亚说道波旁灵修

 苏锐还想啐一口呢,结果没想到,维多利亚竟然从怀中挣脱开来,满脸娇羞的说道:“大师让我脱,我就脱!我要修行!”
 
    苏锐看着维多利亚,真想摸摸她发烧没发烧。
 
    他再次拉住胡闹的维多利亚,然后对大师摆了摆手,说道:“这样吧,尊敬的休斯大师,我们还需要好好的做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等到我们做通了自己的工作,然后再来拜访您。”
 
    说着,他便拉起维多利亚朝门口走去。
 
    后者居然还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大师,您看他……”
 
    看到维多利亚这一脸忸怩害羞的样子,休斯的怒火腾的就冒起来了!
 
    “这位先生,要离开请你自己离开,这位女士要留下来!”休斯气冲冲的说道!
 
    明明这姑娘都愿意脱衣服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坏自己的好事?
 
    “为什么?”苏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问道。
 
    “因为……灵修完全是出于自愿,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当事人的意志!”休斯结巴了一下,还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就是嘛,你别强迫人家。”维多利亚又娇羞的晃了晃苏锐的胳膊。
 
    看到此景,休斯更生气了。
 
    “这位先生,你听到了吗?请尊重这位小姐的选择!”休斯气势汹汹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既然你不愿意帮她解除束缚,那就由我来吧!”
 
    “来你妹啊来!”
 
    苏锐的三观彻底的被这灵修会给刷新了,忍不住的踹了凳子一下,紧接着,那把木制的凳子便重重的撞向了休斯大师的两条腿中间!
 
    不是想要解除束缚吗?我先把你的作案工具给废了!
 
 第1054章 鹰不能饱,饱则远飏
 
    苏锐这一下绝对是用足了力量,休斯大师直接捂着裤裆跳起来,然后惨叫着摔倒在地!
 
    看到这种情景,维多利亚花容失色,重新又扑进了苏锐怀里,娇滴滴的喊道:“哎呀,人家好怕怕!”
 
    怕你妹啊怕!
 
    看着维多利亚的样子,苏锐的心里有很多羊驼在奔腾,如果不是维多利亚唯恐天下不乱的调戏休斯,自己何至于出这么一脚?
 
    那名女仆大惊失色,连忙去安抚休斯,趁着这时候,苏锐拉着维多利亚离开了。`
 
    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两名安保都对苏锐投来了嘲讽的目光,在他们看来,只要进入了这间别墅,接下来会生什么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他们也都认为苏锐的时间太短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苏锐却根本不会想那么多了,把维多利亚塞进车里,他主动坐在驾驶座上,一阵风般的驶离了现场。
 
    身穿针织衫的维多利亚就这样慵懒的躺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锐:“你刚才很紧张我吗?”
 
    “我不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干什么还阻止我脱衣服?”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苏锐知道,维多利亚就是故意想看自己的笑话。这个妞儿,真的是得好好的调教调教了!
 
    “你就是在担心我被那休斯看到了。”维多利亚说到这儿,压低了声音:“放心吧,我可是只给你一个人看。”
 
    “是吗?”苏锐没好气的哼了两声。
 
    “咱们说正事。”
 
    维多利亚说道:“下次多交点会费,咱们去体验一下这灵修会高级会员的修行场所,怎么样?”
 
    “别,我再也不去了。”苏锐想了想今天在别墅里面听到的那些让人脸热心跳的声音:“入门级的场所都是这样,要是高级会员的修行场所,恐怕根本就是个淫-窝。`”
 
    “那又怎样?反正是咱俩互相体验,不会便宜别人的。”维多利亚又特地把“体验”这个词说的很重。
 
    “不会便宜别人?”苏锐瞪了身旁的女人一眼,这姑娘今天纯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都是在一个大房间里互相搞,乱的没法说,你就不怕别人看到?”
 
    维多利亚的眼睛里面露出跃跃欲试的光芒:“从来没见过,真的很想试试哎。”
 
    苏锐索性不再说话,让这女人自娱自乐去。
 
    “不过,说真的,如果我们想要拿灵修会开刀的话,必须把刀子切的既准又狠,这是个问题。”
 
    维多利亚终于收起了她那勾人的神情,好看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这些会员看似很淫很乱,但每个人的身份都不可小觑,倘若公开出去,就是一场轩然大波。”
 
    “这些会员暂且不管他们,先把灵修会的主要负责人给控制了。”苏锐说道。
 
    “但是,这些主要负责人很少会露面,如果我们不深入灵修会的高级会员修行场所,恐怕很难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维多利亚说道,这女人说来说去,又绕回了以前的话题。
 
    “算了,不去受那个罪了。”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大不了多花点钱,从比埃尔霍夫的手里买点情报好了。”
 
    “比埃尔霍夫,他能有波旁灵修会的内部情报吗?”对于这一点,维多利亚有点不太相信,毕竟这个灵修会的脑级别人物都是自称波旁王朝后裔,在法国民间可以说是非常神秘,除了极少数的高级会员见过之外,其余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灵修会的脑们长的什么样。
 
    而这些情报,比埃尔霍夫可能有吗?
 
    苏锐听到维多利亚这么问,冷笑一声:“这天底下有比埃尔霍夫弄不到的情报吗?我相信,就算别人想要太阳神殿的情报,只要价钱足够,从他那里一样可以买来!”
 
    很显然,苏锐的话里话外饱含着对比埃尔霍夫的不满。
 
    “我们太阳神殿应该还算是铁板一块的吧?想要搞我们的情报可没那么容易。`”维多利亚还是不太相信比埃尔霍夫能有那么强悍。
 
    “你要相信,没有这个家伙干不出来的事情。”苏锐摇了摇头:“回去之后,就联系一下比埃尔霍夫,不,我还是亲自和他联系好了。”
 
    “应该要花不少钱。”维多利亚说道:“那个家伙可是个雁过拔毛的铁公鸡。”
 
    “全免费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家伙还欠我一个人情呢。”苏锐冷冷的笑了笑:“**那档子事,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
 
    想要打垮日渐成熟的波旁灵修会,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能完成的,太阳神殿的闪电战虽然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必须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因为许多名流都暗中加入了波旁灵修会,导致这个组织简直是有的是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他们去花钱雇用一些组织为他们来卖命,也就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了。
 
    如果暂且的退避三舍,对于太阳神殿来说,自然是最有利的,不过,苏锐从来都不是这样性格的人。谁敢打他的主意,哪怕对手再强,他也会迎难而上,克服重重困难,一路平推过去!
 
    “其实,还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维多利亚说道:“波旁灵修会一直都是吸纳高端会员,他们每个人在政界或者商界都拥有强悍的影响力,我担心……”
 
    “你担心如果我们把波旁灵修会捣毁的话,这些人会对我们形成压力,是么?”苏锐淡淡的笑了笑,显得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这种情形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的确是这样。”维多利亚说道:“而且,形成的这种压力还不是一星半点,他们不会公开承认自己是灵修会的成员,但是,凭借这些人的势力,想要打压一下太阳神殿的生意和产业,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听了这颇为严峻的形势,苏锐脸上的笑容不仅没有变淡,反而更加的浓郁了几分:“其实,这一点并不算什么,他们不跳出来还好,如果跳出来的话……”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维多利亚一眼:“你忘了咱们是怎么家的了?”
 
    维多利亚闻言,眼中的担忧瞬间尽去,取而代之的则是跃跃欲试的光芒:“现在家大业大了,回想起来,还是那个时候刺激!”
 
    苏锐沉思了一分钟,才说道:“你说的对,现在家大业大了,我们就失掉了许多锐气。所以,必须要抛掉包袱,轻装上阵。”
 
    “草根的时候,我们都敢和幽灵魔影组织死拼到底,而现在都是十二天神势力之一了,却还在担心惹恼一个波旁灵修会,我们不能再继续退步下去了,这样下去,就是躺在功劳簿上等死。”
 
    “我明白你的意思。”维多利亚深以为然。
 
    苏锐看了看前方的道路,眯着眼睛说道:“华夏有句老话,用在我们身上正合适。”
 
    “什么老话?”
 
    紧接着,苏锐用华夏语说出了八个字:“鹰不能饱,饱则远飏。”
 
    …………
 
    在苏锐看来,危机感真的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或许现在人们都把太阳神殿当成一支战力强大的势力,但是两年后或是三年后,结果还会如今天一样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