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彩票_88彩票官网

鬼男大哥我求你了别再让我打你了我的手指都打

你所挑选出来的人,在普通也不会普通到选一名凡夫俗子吧?”
 
    “你还真是一个很爱刨根问底的人,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第三人是前特战队退伍兵姚俊,今年已经34岁了但依然身手了得,擅长使用六把匕首的男人,可以一分钟解决掉六名特种兵教官,性格沉稳适合带队指挥!”
 
    中年长官略有兴趣的再次说道:“赵女士我越接触你,我就越觉得你这女人有些可怕了,有时我甚至觉得你应该并不是为了上面才竭尽全力做事的,你究竟为哪个组织办事呢?”
 
    赵女士似笑非笑的摆了摆手说:“这个你难道心里没数吗?不过我确实也存有一颗爱国之心,所以我在上岛这些名单上选出了这三人,我想在岛内组建一支小队让姚俊做队长陈天和吴亦凡辅佐他,来获取各国强化人的不同进化数据。”
 
    中年长官仿佛一点就通,他立刻抽出姚俊的资料看了看叹道:“这名军人还真是优秀,而且十分爱国竟为了国家潜伏十年至今未婚,又为了国家甘愿以罪犯身份充当强化人调查各国的信息,这么一个对国家无怨无悔的军人现在这种人已经很少了!”
 
    “其实所谓的多国合力技术只是一纸合约,很多国家都想因此项目变的更强,所以名义上是很多罪犯进入岛内进行试验,其实进岛的有一多半的人出自军人和顶尖技术方面的精英人才,而各国派遣的罪犯大多数在这个岛上也只能充当这个试验体系的炮灰。”
 
    中年长官也长叹一口气略微的点了点头说:“国事太过复杂我一介军人并不想去干涉和了解,我只想让自己的国家强盛就行,无论你为哪个组织做事,只要不干涉国家我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赵女士突然对中年长官做了个手势并说道:“想不想亲眼见识一下这三个人的真正实力?”
 
    “跟我来,我让你见识一下!”中年长官跟着她走出了控制室,同时也在走廊大厅座椅上看到了一名一看就是军人出身的中年军人,这人便是赵女士刚刚提及的姚俊。
 
    他虽然退伍了但看到长官依然第一时间立正打了一个军礼:“长官好,这次很荣幸能参与造神计划,我一定不辱使命为国家尽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中年长官也对他打了个军礼:“很好!”赵女士也同样微微一笑然后对姚俊说道:“跟我来,我去带你去见两人,这两人进入天堂岛后将成为你的部下为你做事,只是这两人的性格都与正常人不太一样,所以能不能驾驭的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就在赵女士刚刷卡打开吴奕凡房门的一刹那间,赵女士只感觉脸庞一阵风声传来,当她向前抬头望去时,姚俊已经率先站在了她的前方,并用双臂挡住了吴奕凡的侧踢。
 
    两人同时收手又同时向对方展开了攻击,站在最后面的中年军官表情平淡的说:“你不制止他们?”
 
    赵女士从她白大褂兜里拿出一包烟,随后递了一根给中年长官并言词说道:“他们喜欢打就让他们打会吧!不让吴奕凡知道一下姚俊的厉害,他带队又有谁会听他的呢?”赵女士和中年长官二人各自叼着香烟,仿佛看戏一样观看二人的战斗。
 
    两人出招都很快,而且二人的身手都非常不错,双方都经过最专业训练过的精英,而且双方也都非常擅长近战和体术。一时间二人真的难分高下,拳脚看似威猛其实都是试探对方的路数,想寻求对方的破绽一击毙命。
 
    但二人打了十分钟依然未分高下,渐渐的吴奕凡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使出了自己最惯用的刺杀近战中的折骨锁喉,但姚俊一直不给他锁住喉咙的机会,反而在他焦躁的瞬间从袖口滑落出两把匕首,想要近身刺杀将他的颈部割断。
 
    原本擅长徒手杀人的吴奕凡当然看出了他的路数,直接以超灵敏的侧仰躲过了致命一击,但由于这个姿势身体向前凸起,姚俊另一只手中的匕首直接向他的心脏部位刺去,由于速度太快依然保持头部向后侧仰姿势的吴奕凡根本无法第一时间避开姚俊的第二次致命一击。
 
    啪的一声响过后传出了赵女士优雅锐利的雌性声音:“停手!都给我停手!”此时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凝结,时间也如同一刹间停止了几秒,反正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被震慑住了一般。
 
    赵女士突然出现在姚俊与吴奕凡两人中间,只见她一只脚将吴奕凡的脑袋踩在了自己赤红的高跟鞋脚下,而另外一只手将姚俊刺向吴奕凡心脏的匕首用两根指尖夹住了。
 
    刚刚赵女士明明还在与中年军官一起抽烟闲聊,距离那他二人的位置至少二十多米远的距离,竟瞬间出现在二人面前,而且就连与她交谈的中年长官,都没有察觉出赵女士是怎么瞬间过去的,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
 
    刚才中年长官还以为赵女士进入这房间时,差点被吴奕凡的侧踢踢到脑袋,现在一想原来是她早就预料到姚俊在根本不需要躲避也没事,而且就算没有姚俊的从旁保护......恐怕以赵女士的身手也不会受伤。
 
    难怪她敢打头阵率先走进去,中年长官默默的在心里更加确定了这女人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
 
    姚俊收起匕首站在了赵女士背后,他对赵女士的身手好像并不惊讶,而被她踩在鞋跟下的吴奕凡此时内心受到了严重打击,当时在吴奕凡眼中仿佛忽然间眼前天旋地转,当吴奕凡意识恢复后便发现自己已经趴在了地上,脸上传来阵阵疼痛,待意识回转便发觉自己已经被那女人踩倒在地上。当他抬头望去时赵女士正俯视着吴奕凡并悠然的向下弹了弹烟灰,一切的一切仿佛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一击如同梦境一般的激怒了吴奕凡的自尊心。
 
    一股憋屈之感涌上心头,吴奕凡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但趴着的姿势让他根本用不上多少力,很快又被赵女士踩了下去。“操!”吴奕凡牙关紧咬,顿时心头火起,不由大骂道:“你这女人有本事你放开我,跟我好好打一场!你这样突然插手算什么本事?”
 
    赵女士蹲下来摸了摸吴奕凡的头笑道:“你这么帅气的年轻人,被我踩到脚下真是可惜,但你火气太大了,我只是作为长辈帮你消消火气,我跟你的约定你还没有忘记吧?你现在最好什么事都听我的否则你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撕破脸互相伤了和气你说是不?我现在要带你走去见见另外一人!”
 
    视角再次回到拘谨陈天的那间房间,此时陈天抓着唯一还没被他折磨倒的秃头壮男喊道:“我让你在打我,你还真是没用!你长这么多肌肉怎么就一点劲没有?”
 
    中年秃头的双拳骨节已经出血周边也都红肿的发青了:“鬼男大哥我求你了,别再让我打你了,我的手指都打你打的快要断了!”
 
    陈天可能也是玩腻了他突然挥起拳头,一拳直接打在了这秃头男的身上,这一拳的力度大的惊人仿佛听到了秃头男胸骨断裂的声音:“既然你连打人都不会打,那我就教教你什么叫拳头!”
 
    秃头男整个身体立即瘫软在地,同时前方大门也被赵女士等人打开了,还没等陈天反应过来,赵女士就命令姚俊过去与他过过招!
 
    陈天只是力气比普通人大几倍,外加上身体抗击打能力超强,但他并没有经过专业的战斗训练,所以他根本无法看清姚俊的攻击手法,外加上姚俊趁其不备一拳打在了陈天前胸处,这一拳比刚刚那秃头大汉的拳头重十倍不止。
 
    陈天被打的向后连续退了三四步才停下来,不过很可惜这种攻击依然对陈天没用,只见陈天拍了拍前胸笑道:“你的拳头确实够狠,但依然对我没用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姚俊再次握拳想要在给陈天一拳,但刚刚打出的这一拳后,已经震的姚俊右手一直在疼痛麻木着,可陈天却并没有发现依然在不停的叫号:“来啊!刚刚那一拳不错,我想看看你的拳头究竟有多硬!”
 
    陈天越说表情越丰富动作神态也越浮夸,身体也不停的左摇右摆了起来:“来啊!打我呀!快点打我!我叫你打我!”陈天这种叫号简直是对人的一种侮辱,尤其他那丑陋又浮夸的表情让人看了非常不舒服!
 
    姚俊也有些忍不下去了,但他也知道如果在逞强打出刚刚那种力度的一拳,自己的右拳恐怕会被自己的力量震的手骨断裂,但陈天这种挑衅的浮夸表情和奇怪音调是个男人都无法容忍下去。
 
    就在姚俊刚准备要再次出手时,陈天突然之间被赵女士一拳打的全身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陈天口吐鲜血的低声说道:“大姐!你这一拳竟打断了我三根肋骨,真是打的我......好疼!恐怕我要恢复也要好几个时辰了!”陈天内部多处血管被瞬间震裂,当陈天倒地的同时他鼻孔嘴里也在不停的往外流血。
 
    情况还不仅如此,陈天倒在地上的身体也在强烈的抽搐着,就仿佛人即将要死去的强烈挣扎着:“没想到......竟然有人能让我感觉到全身如此剧痛,大姐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这么强悍的女人我真是心声爱慕,如果我没死请和我约会吧!”说完这句陈天就晕了过去。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