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彩票_88彩票官网

你就是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明面上的事情交给李

 苏锐扔掉长刀,淡淡说道:“要是不想让他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就抓紧送医院去。”
 
    说罢,他大步流星的走下台阶,所过之处,人们纷纷向他行注目礼,自动的分开一条道路。
 
    看到苏锐离开,上官墨和钱万星对视了一眼,知道他们也到了回去的时间,今天晚上的事情可不小,必须形成材料上报国安才行。
 
    张紫薇紧紧跟在苏锐的身后,看着对方那被鲜血染红的衣服,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你流了不少血,需要找个地方包扎一下伤口。”
 
    在刚才的打斗中,面对那么多东洋高手的合力围攻,苏锐并不是毫发无伤,身上的几道伤口虽然不算严重,但看起来倒是颇为骇人,有一道刀伤几乎把背部的皮肤斜着割成了两半。
 
    苏锐简单的思索了一下:“找个房间,你来给我包扎一下。”
 
    “给你包扎?”张紫薇摇了摇头:“还是找医生比较合适,我可不懂这些。”
 
    “很简单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对于苏锐这种人来说,受伤简直犹如家常便饭,有时候自己身上中了子弹,另一只手拿一把刀就能把弹头给挑出来,这点皮外伤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就去凯撒宫吧,距离这里比较近,我在那儿也有固定的专属房间。”张紫薇犹豫了一下,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点。
 
    ps:感谢书友3771749、dslq、心恋红尘、转瞬成空、颖丽奕、神剑、笑看红尘8612、顾俊辰、小睦姑姑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344章 第一副帮主!
 
    自从上一次北堂四虎在凯撒宫闹事之后,整个会所的生意也差了不少,但是远威帮所赔偿的五千万也绰绰有余,这点损失还不至于被李阳放在眼里。
 
    身为青龙帮的元老会成员,张紫薇在这里是有专属套房的,即便她平日里很少在这边住,但是这房间却一直为她所保留。
 
    虽然苏炽烟让张紫薇倾尽全力帮助苏锐,但是在这方面,她还是多了个心眼,孤男寡女在一起如果出什么乱子可就不太好了,凯撒宫人多眼杂,是青龙帮的地盘,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有保障——否则苏锐若是起了色心,自己完全抵抗不了。
 
    “我马上让人准备医药箱。”在进入房间的时候,张紫薇说道。
 
    “不用,我身上带着药,你只要准备酒精就可以了。”苏锐干脆的拒绝了。
 
    “你带着药?”张紫薇打量着苏锐,后者穿着的不过是简单的夏装而已,裤子上就两个口袋,这哪里有装药的地方?
 
    苏锐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小瓶子,道:“就是这个。”
 
    “这也是药?”张紫薇以为苏锐是在说笑话:“跟迪奥的蓝色香水差不多。”
 
    苏锐倒也没多解释,一颗一颗的揭开上衣的扣子,很快,一个充满着男性阳刚之气的上半身便暴露在了张紫薇的眼中。
 
    皮肤很好,有些很浅很浅的受伤痕迹,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肌肉并不算发达但足够精悍,也许是由于异性相吸的缘故,张紫薇在看到苏锐的上半身之时,忽然觉得呼吸略微有点急促。
 
    苏锐毫不避讳,转过身,在他的后背上,有几道长长的血口子,全部都是今天晚上被东洋武士划伤的,皮肉外翻,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苏锐坐在床边,背对着张紫薇,说道:“用酒精给伤口消毒,然后把这蓝色的药水涂抹在伤口上。”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苦笑道:“省着点用,这是我最后一小瓶了。”
 
    张紫薇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清理伤口这种事情是她第一次做,但是苏锐把这种艰巨的任务交给她,她告诫自己必须要小心谨慎。
 
    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清理伤口的时候,张紫薇不禁觉得有些发冷,她虽然见过不少打打杀杀的事情,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伤口还是第一次,用酒精和伤处亲密接触,那种疼痛她完全可以想象,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连颤抖一下都没有,稳如磐石。
 
    好几条伤口,光擦拭就用了半个小时,就连张紫薇都于心不忍了,她忍不住问道:“疼吗?”
 
    “不疼,你继续。”
 
    事实上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疼,只不过苏锐受伤太多,耐受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再者遇到这种事情喊疼也没用,该有的疼痛一下也逃不掉。
 
    张紫薇咬着牙,把伤口处理完毕,垃圾篓里已经有了一堆沾满血污的棉球,然后她开始用棉签蘸着蓝色药水,给苏锐轻轻涂抹。
 
    “这是什么药?”张紫薇一边涂着一边问道,这药水很清新,真的比香水的气味还要怡人。
 
    “这是我曾经偶遇的一位老中医配置的,无论是疗伤还是祛疤都非常有效果。”苏锐笑着说道:“这次用完,就得抽时间去找他再求一次了,这老家伙云游四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得上。”
 
    的确,苏锐在外面历练多年,受伤无数,多亏了这些药水,否则的话一身的伤疤早就触目惊心了。
 
    “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反正我也不常在这里住。”张紫薇看了看苏锐那染血的衣服,说道:“这衣服不能再穿了,我待会儿让人送几件过来。”
 
    苏锐没有答话,而是忽然说道:“紫薇,今天在外围的那些青龙帮兄弟,都是你的人吧?”
 
    张紫薇并没有否认:“除了信堂的部分人不方面露面之外,四个堂口的兄弟全部在这里了。”
 
    这个女人也确实是有心了,她事先预知到今天晚上极有可能动手,因此早就提前做好了安排,四个堂口的兄弟在英雄会主下榻酒店附近严阵以待,一旦出现了不对的情况,第一时间就能出现。
 
    张紫薇曾经说过,青龙帮的战力和英雄会半斤八两,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自谦之言,但是从她统领的四个堂口的精气神来看,完全要比英雄会高出一个档次!
 
    苏锐走到卫生间洗了洗手,似乎是不经意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比李阳更适合当这青龙帮的帮主呢?”
 
    张紫薇的神情一凛,她不知道苏锐为什么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整个青龙帮战力不济的情况下,她能够拥有四个精锐堂口,不能不让人多想。
 
    苏锐一看张紫薇的神情,就知道她肯定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并没有任何怀疑和讽刺你的意思。”
 
    “我是在想,李阳虽然对青龙帮进行了洗白和转型,但是在某些时候,一些传统的东西不应该放弃,那毕竟是青龙帮那么多年的积淀,太过激进的手段反而不好。”
 
    苏锐的话让张紫薇的眼前一亮,这简单的几句实在是太对她的胃口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双管齐下的难度比较大。”张紫薇思索了一下,说道。
 
    “今天晚上的你让我刮目相看。”苏锐擦了擦手,“你有没有想过,成为青龙帮的帮主?”
 
    你想不想当青龙帮的帮主?
 
    这个问题无疑很是有些诛心!
 
    身在黑帮之中,谁会不想当那个威风凛凛的帮主?谁不想大权在握,随意挥霍?
 
    张紫薇的神情再度一凛。
 
    “如实回答我就好。”苏锐的笑容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恶意。
 
    “说实话,我想过。”张紫薇的表情略微纠结了一下:“但是只是简单的一个念头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我知道,如果把帮主换成我的话,做的不一定比李帮主好,也绝对不能够像他一样带给青龙帮如此大的利润。”
 
    李阳平时虽然略微醉生梦死了些,但是在经营方面确实很有一套,让青龙帮在商业的战场上如鱼得水,他的确功不可没。
 
    苏锐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我并不是否定他的所作所为,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的意思是,青龙帮并不一定非要朝着一个单一的方向发展,完全可以按照‘一帮两制’的路子来走。”
 
    “一帮两制?”听到这个名词,张紫薇觉得很新鲜,但是苏锐的想法已经让她极为的感兴趣了。
 
    生于青龙帮,长于青龙帮,张紫薇对于这个帮派的感情甚至要比李阳都深的多,这也是她之前从来不拉帮结派,而是只站在有利于帮派整体利益一方的原因。
 
    “青龙帮实行两种制度,李阳依旧是帮主,但是主要负责经济和转型方面,至于黑帮该做的一些事情,你可以全权负责,在这方面,你做的比他要好。”苏锐语出惊人,恐怕这句话丢到青龙帮的元老会,能把那些人给震惊到死!
 
    停顿了一下,看着有些错愕的张紫薇,苏锐笑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张紫薇当然明白,只是暂时还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你同意的话,你就是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明面上的事情交给李阳,其他的事情交给你。”苏锐特地加重了“其他的事情”几个字,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张紫薇手下的几个堂口给了苏锐极大的信心,也让他对这个女人的领导才能刮目相看,在青龙帮渐渐洗白的期间,她依旧能够利用有限的资源做到现在的地步,不得不让人叹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锐才有了“一帮两制”的想法。
 
    “让我考虑考虑。”张紫薇苦笑道:“这想法太大胆也太突然了,不光是我,肯定那些帮会高层也会暂时接受不了。”
 
    她知道,李阳投靠了苏锐,传说这个男人就是那个恐怖世家的不世出子弟,身后的能量简直大的惊人,他既然表达了这样的意思,李阳绝对不会也不敢有任何的反对,只要自己点点头,在青龙帮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或许那个时候,自己虽然表面上只是个副帮主,但是却已经有了和李阳平起平坐的资格!
 
    可是,在那些帮会中高层看来,自己是个女流之辈,只不过是沾了父亲张翻天的光才走到今天而已,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大的权力,直到现在某些时候,某些元老还在暗地里给自己使绊子,说什么律堂不应该由女人掌管之类的话。
 
    如果真的由自己出任第一副帮主,彻底掌管青龙帮在黑道上的势力,那么恐怕下面的高层都得炸了窝!
 
    到时候他们会是个什么表情什么状态,张紫薇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看着对方的表情,苏锐了然的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难道不想打造一个最强的青龙帮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